伦敦污染大吗_塞穆尔杰克逊 好家伙

伦敦污染大吗_塞穆尔杰克逊 好家伙

2017-05-30 20:04 作者:小编

【阿根廷新闻社网站2月19日文章】题:美国与“美洲新秩序”制度化

(作者佩尔多奠·阿吉莱拉)

随着所谓的社会主义阵营倒塌,冷战画上了句号。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提出建立一种能够巩固美国霸权的“世界新秩序”。在美洲关系方面,美国拟通过经济、军事、安全、政治法律和思想文化等手段维护其霸权利益,力图实现这一新秩序。

从老布什政府到现任的奥巴马政府,历届政府都致力于加强美国在拉美地区的霸权。

用军事和反恐施压

在军事和安全方面,美国通过不断树立新敌来代替反对共产主义的“战争”,并坚持打击贩毒活动。为此,里根政府(1981年至1989年)发起了打击屡禁不止的毒品交易的战争,这种军事化活动被其后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延续至今。

当时的国际环境以1990年至1991年的海湾战争为主。出于发动新战争以控制具有地缘战略意义的自然资源的需要,反恐和缉毒斗争就成为最有用的借口。

为此,美国利用符合国际新形势的标准和价值观等手段对美洲体系作出调整。较为突出的政治法律手段包括1991年在智利圣地亚哥召开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上通过的“圣地亚哥协议”,协议提出推动美洲地区民主和现代化建设,为推动美洲体系制度化提供了理论和价值依据,并且可以对那些阻挠美国实现其霸权野心的拉美及加勒比国家政府作出不利的解读。

2001年9月通过的《美洲民主宪章》强调“巩固地区民主”,使巩固美洲国家组织成员国的民主和主权成为主旋律。

宪章诞生前,美国五角大楼和纽约世贸中心所在的双子塔刚刚遭遇恐怖袭击。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在利马举行的美洲国家组织首脑会议上发表激动人心的演说,充分利用这一外交契机促成宪章的签署。上述事件“催生”出了2002年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小布什正式公布的这一战略报告给美洲体系带来了深远影响。

靠经济与文化拉拢

美国对拉丁美洲的经济手段在推动建立“美洲新秩序”的进程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从1990年美国通过“华盛顿共识”为拉美国家开出一系列经济药方开始,这些经济政策就致力于实现拉美经济对美国经济的结构性依赖永久化,以及增强美国在西半球的开发力度。

出于同一个目的,美国还与拉美国家签署经济贸易协定,如美国与墨西哥和加拿大签订的成效显著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美国与中美洲和多米尼加共和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以及美国与南美国家(哥伦比亚、秘鲁和智利)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等。

在思想文化方面,美国加强了公民外交以及与拉美和加勒比社会所谓的薄弱部门的合作,并通过传媒和好莱坞等文化产业软实力发挥美式思想文化的影响力。

美国各届政府起用来自各大智库的本土思想家。例如,安东尼·莱克和理查德·范伯格两名学者在克林顿政府时期发挥了重要作用。受两人思想的影响,克林顿政府提出发展美国与美洲地区的政治和外交新关系,其中包括注重公民社会。出于这一目的,克林顿政府于1994年12月9日至11日在迈阿密召开了第一次美洲首脑会议(古巴没有与会)。

美国政府从这一会议机制中调整美洲体系,以使其适应新的时代形势。2001年,美洲首脑会议引入“人类安全”等概念很快就被美国以履行保护责任的名义用来干涉拉美国家。

美化帝国主义侵犯

在军事方面,美国从未中断过对拉美地区的干预,其军事实力(硬实力)与政治外交和文化信息手段(软实力)之间的配合日益默契,形成美国的美洲政策轮廓,并得到加拿大等国家的支持。

事实证明了美国如何完善自身的国家力量手腕,将其对拉美地区的帝国主义侵犯说成是为了维护稳定、执政合法性和人类安全的人道主义行为。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包括:

1994年,美国国会和白宫在通过“劳动和环境修改法案”时,通过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1994年,海地爆发推翻前总统让·贝特朗·阿里斯蒂德的政变后,美国开始介入。在阿里斯蒂德重新上台后,美国强迫这位再次当选的总统(2001年至2003年在位)接受美洲国家组织对海地内部事务的监督,让海地继续参与打击贩毒的战争,以及控制海地公民向美国移民。

美国与萨尔瓦多签订协议,建立美国海军监控站,确保美国对中美洲地区空中和海域的控制。此外还有“中美洲安全倡议”、“加勒比地区安全倡议”、美国第四舰队“复活”、在哥伦比亚启用7个新基地等,以及美国国际开发署、全国维护民主捐赠基金会和毒品管制局等机构插手拉美地区的内部事务。

不得不承认“美洲新秩序”已成事实。对此,拉美国家应该团结起来,避免美国巩固其在美洲的霸业。